财经频道>财经资讯 > 石化油三季预亏89亿 油服业如何走出亏损?

石化油三季预亏89亿 油服业如何走出亏损?

正文

石化油服三季度预亏89亿 油服业如何走出亏损?

全球油服行业持续处于不景气状态,现在尚难看到转机。但从民企的经验看海外依然存在不少市场机会。

  10月12日,中石化石油工程技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600871.SH)发布2016年前三季度的业绩预亏报告。报告显示,前三季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89亿元人民币。截至目前,这是发布三季度预报中亏损最多的公司。

  除了石化油服以外,其他的油服公司日子也不好过。目前上市的另一家三桶油旗下的油服公司中海油田服务股份有限公司(601808.SH),上半年也遇到了极大的困难。据其半年报,净利润亏损幅度同比高达150%,84亿元的亏损额也让其成为上半年A股的亏损王。

  油服公司的亏损目前并不只限于国内。油价雪崩两年来,全球第一大油服公司斯伦贝谢(Schlumberger Limited)已经宣布裁员5万个工作岗位,依然无法阻止该公司在今年上半年亏损超过21亿美元。

  在油价经历过山车式的下跌后,今年来已经开始慢慢找到一个价位的平衡点,而以页岩油气为代表非常规油气田开发也逐渐开始复苏。从国内来看,尽管总体的原油产量一直在减少,但勘探活动依然还在持续。

  就在今年8月底,中石化宣布在中国新疆塔里木盆地的顺北油田勘探活动取得了重大进展,该油田资源量达到17亿吨,石油12亿吨,天然气5000亿立方米,而在该作业区块,还有一个中石化进行开采的塔河油田。

  但令人意外的是,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的油服公司,在原油市场及勘探活动在逐渐复苏的时候,依然没有找到自己盈利的方向。

  被遗弃的“孩子”?

  与国外的油服公司不同,在国内采矿权集中在“三桶油”的市场背景下,大量油服公司需要依赖中石油、中石化进行生存。从石化油服的半年报中可以看出,这家公司的营收与利润非常依赖与中石化的关联交易。

  半年报显示,在报告期内与中石化及其附属公司所进行的工程服务一项,交易金额高达91亿元,占同类交易金额的比例为48.8%。可以看出,石化油服工程服务交易的主要对象和营收来源来自其母公司中石化及相关企业。

  而在中国内地,占据油气田开采主要地位的公司是中石油而非中石化。依据最新数据,中国油气产量最大的十个油田,有六家都隶属于中石油,中石油还同时握有中国内地大量地块油田的开采权。

  在这种情况下,包括中石油旗下的油服企业、中石化旗下的石化油服,其业务主要依赖于这两家国内巨型石油公司。但是,在油价下行的压力下,这两家公司的日子也并不怎么好过。

  以中石油为例,过重的上游业务让其2016年的前半年步履维艰。在一季度出现137亿元的巨额亏损之后,其第二季度艰难实现扭亏为盈。上市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601857。SH)上半年盈利5.3亿元,同比下跌77%。

  在保证国内石油产量“稳产”的目标下,国内的上游公司只能通过降本增效和内部挖潜来提升自己的效益水平。中石油董事长王宜林就曾在多个场合强调,降本增效是今年中石油集团工作的重点任务。

  作为低油价下的亏损大头,两大石油集团的勘探板块承担了巨大的降本增效压力。国内某大型油田的勘探负责人告诉记者,石油集团内部有许多的预算和投资要求,“金额下降了,但是对于产量的要求却没有下降。”他说。

  在这种情况下,服务于勘探板块的油服公司,就成为了油田降低开支的一大主力。“为了节约勘探成本,油田的油服工作基本上都是通过竞标的形式进行的,谁的成本低,就用谁的队伍。”上述人士告诉记者。

  但这样的要求显然对于两大集团旗下的油服公司不利,往往在同样的竞争中,民营油服公司会凭借其灵活和低成本脱颖而出。于是,在成本严控的油田项目竞标中,一旦在技术和成本控制方面落入下风,即使是国字号的油服公司,也很可能会“没有饭吃”。

  这甚至导致作为下属的油服公司给集团“施加压力”。“年初集团就曾向我们传达意见,要求我们尽可能多与集团的油服公司进行业务合作,但是也要通过竞标的形式。”上述人士表示。

  海外成为突破口?

  对于国内各类油服公司来说,海外较低成本的油气开采,或许是低油价下的一个盈利突破口。实际上,国内颇具实力的几家油服公司,早已经开始了他们的海外之行。

  安东油田服务集团(03337.HK)在去年开始将业务规模拓展的重心放在国外,尽管上半年仍获亏损,他们在海外业务的收入占据了总收入的58%。上半年该公司海外订单的增幅48.6%,约9.7亿元人民币。

  另一家民营油服公司烟台杰瑞石油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2353.SZ),也在海外市场的拓展中取得了一定成绩。上半年来自海外的收入占比同样首超国内,达到54.6%,特别的是,技术服务和工程建设两方面的收入增长,分别超过68%和120%。

  “尽管业务量与以前相比较少,但不代表没有了市场机会。”杰瑞CEO何翌告诉记者:“我们在新疆地区、西南地区以及大庆等地都有着油田类的装备产品和作业。”

  他同时表示,在海外业务的拓展方面,目前杰瑞在国际上的份额在逐步扩大,在油价周期性下降的同时,全球性的机会并不少。“国际化拓展必然会面临竞争,但国内的企业应该多看到合作中的机会,少在国际市场上‘打架’。”他说。

  但不论是对国内的油服公司,还是国际的油服公司,近年来国际大型石油公司对于投资巨大的大项目已经失去了兴趣。

  此前,一直由美国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进行运营的阿拉斯加LNG项目搁浅,这家石油巨头正寻求将这一项目股份卖给州政府。

  除了近年大火的LNG项目逐渐受冷以外,国际大型石油公司都在削减资本的支出和预算,取消或者推迟大型项目。“深水项目投资巨大,是目前受到影响最大的油田项目。”一位分析师告诉记者。同时,一家银行在对埃克森美孚公司的研究报告中,表明这家公司两年内没有批准任何主要的上游运营项目。

  一位油服公司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油服这一行业从国际上来看,依然处于不景气的状态,目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一行业会有好的前景。“我认为,油价处于60-80美元的状态时,这一行业才会得到充足的市场机会。”他说。

  突破软件短板

  对于目前中国国内的大型油服公司来说,未来并非没有进步的机会。与国外同等级的竞争对手相比,国内企业在软件方面还处于落后的状态。

  “和国内的油服公司不一样,国际上的油服公司在设备制造和技术等方面并不擅长,往往都是外包给专门的公司来制造和研发。”上述大型油田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但他们往往在软件和整体的勘探解决方案上,拥有特别的优势。”

  而在国内,这些工作基本上仍然由油田来负责。“我们的软件、设备和整体的勘探方案,都是我们自主研发和设计,也都是我们自用。”他说。

  以中国油气产量最大的长庆油田为例,今年年初,其自主研发的内陆低渗透油田勘探开发技术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这也是我国对于科技发明和研发的专项奖项。

  和油田拥有的技术力量相比,国内油服公司在同样的技术和软件服务方面目前尚有诸多薄弱环节。如果借助油田方面的技术力量和整体解决方案的经验,或许能在与国外油服公司的竞争道路上走得更远。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01-2013 韶关家园版权所有 粤ICP备11018390号公司简介招贤纳士服务优势成功案例广告服务免责声明联系我们